• <rp id="ou6a1"></rp>
    <video id="ou6a1"><table id="ou6a1"></table></video><bdo id="ou6a1"></bdo>

       
    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
      61120190004
      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阅读 > 文学天地 >

      困陷于90年代皱褶里的诗人 ——读远村组诗《西京旧事》

      来源:文化艺术网-文化艺术报 作者:黄土层 时间:2021-07-28

      远村这一组《西京旧事》有很强的带入感,读之,恍如身处西京古都,迷茫之气氤氲缭绕。
        诗中多处提到的“外乡人”,作为老乡,读之不是词语本身的分量,共鸣在于一个陕北人即便在西安生活了30多年,外乡人的身份像脾性和口音一样终生不去。我作为一个“外乡人”,也曾混迹于省城西安,与远村不同的是我一直在边缘的边缘做离心运动,终止于撤离,远走他乡,把整个陕西当作一个文化符号意义上的故乡,揣在心里。而在我的印象中远村早已进入了城市的“中心”,苦心孤诣地经营着自己的诗画人生。
        这一组诗核心词语就是:西京,旧事,九十年代。
        这是一组写于今年的新作,可见远村深藏在上世纪90年代的某些情结,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困陷于90年代皱褶里的远村以及他的文字“返乡”的魔力。
        《王气散乱的旧时光》写到诗人心里的那一钵儿心酸是饱满的、浓郁的。一个怀旧的人,心里总有些抚不平的皱褶和伤痛。1993年的某一天发生了什么?路遥去世不久,邹志安也走了,不到半年,陕西文坛失去了两根大柱。陈忠实的《白鹿原》,贾平凹的《废都》相继出版,后者又因内容涉性旋即被禁,十七年之后《废都》才再版,很多人的阅读陷落在凹公的阴阴体里,仿佛一个时代的空穴或弹坑。远村这首诗的叙事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展开的。尤其路遥的离世,给很多亲朋好友心里留下很大的空洞,高公馆“人去楼空,花开不败”,令人扼腕唏嘘。我相信是诗歌、是精神上的云南白药,事实倒未必如此。
        《转眼又是一年》这首诗里以及以后的一些文字里远村总是提到“诗歌不是我的全部”,这一方面显示了远村艺术世界的宽广,另一方面也说明远村潜意识里对诗歌的看重,否则为什么老是提及这个呢。这一首诗里的氛围与前一首没什么大的区别,再次提到高公馆这个词,高公馆即作协大院,是远村当时的栖身之处,也是路遥的工作单位。
        《高公馆的春天》回到了一个历史现场。那是一个人的历史,是路遥的,或是远村的历史。现在回头看,那一年路遥的日子不多了。获大奖之后,路遥拖着病体,还在谋划与撰写自己的《早晨从中午开始》。“1991年春天……高公馆的春天来得太迟”,也许对于路遥来说,如果一直是“早晨从中午开始”的话,他的冬天大约从春天就开始了,而他的春天就在这一年定格了,再也没有开始。诗中反复提到的蚊子,尤其结尾一节很精彩!暗含着一些不为外人知晓的故事和背景,貌似在隐喻路遥生命的最后时光里遭遇到某种势力的聒噪与挤压。
        《风起日落的冬天》,这个冬天应该是整个90年代最寒冷的一个冬天了,路遥离开了这个世界。“我身边的闲人,一眼就能看出,这个叫路遥的男人/是一个不同寻常的造访者。/但生性愚钝的我,一直没有看破这一点。”如果这样想的话,诗人就是将心底郁积的痛苦释然了,不再耿耿于怀。路遥的确是一个奇迹,无法复制的巨型文件。命运之键,一删了之。在陪伴路遥的日子里,不论亲人还是朋友,都会有无法支撑的“下坠感”,诗人在这一首诗里所叙述的情境,太沉重了。“扶着他,就是扶着一座山,扶着一块带病的好钢”,路遥去世之后,诗人对自己的写作开始漫不经心,认为“一种极不冷静的出征,不仅盲目,有害,而且无益”。这是顿悟,还是自省,倒像是一种决然一种责任,干脆放下一切,做一个男人该做而能做之事,人是渺小的,人力是有局限的。
        《我在城墙上观察整个天空》这一首有远离城市至少是把自己抬高一城墙高的想法。为何?一个诗人,站在古旧的城墙上抬起头,想要飞上去,想必是不忍与围城之内的人世间的冰冷、泼烦为伍,然而待他仔细观察才发现“天空什么都没有,唯一空荡的大太阳悬挂在心上挥之不去”。闯入与突围原来是一瞬间即可发生,诗人写到:“我突然想到1990年夏天,世界说变就变了。//高公馆的丁香花,虽然幽暗,更适合一个外乡人/写下心底的孤傲与偏执。”诗人还是走下来,在墙内的东南角继续着他的文学梦,也就有了后来的诸多的人生际遇。
        当我打开远村的这组诗,发现是短长诗,我开始的阅读有些对抗。因为我平时是不怎么读长诗的,但是读着读着竟然读完了,还将鼠标下滑,看有无遗漏处。可见,远村的叙事能力有多么强大。他能把握住诗歌抒情的点和节奏,丝毫不散乱,正如他的画笔,工稳而有致,清晰而又不乏氤氲之气。其实,诗句的散漫和冗长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回溯中的挖掘、疏浚以及整理,对于困陷于90年代皱褶里的诗人的解救与抚慰才是最重要的。
        作为远村和路遥的老乡,也谨以此文缅怀我们的路遥。

      编辑:高思佳

      上一篇:顶针
      下一篇:没有了
       
       
      文化艺术报客户端下载
       
      视频
       
      特别推荐
       
      图片
       
      网站简介| 版权声明| 我要投稿| 联系我们| 招聘启事| 陕西不良信息举报|
      主管主办:陕西人民出版社 版权所有:文化艺术报 联系:whysbbjb@126.com
      电话:029-89370002 法律顾问:陕西许小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徐晓云 刘昕雨
      地址:西安市曲江新区登高路1388号陕西新华出版传媒大厦A座7层
     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1015号
     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-63907152
      文化艺术网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029-89370002
    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61120190004
      陕ICP备16011134号-1
      Copyright 2012-2019 文化艺术网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      印度女人牲交视频免费播放,国产情侣真实露脸在线,亚洲成在人网站天堂,亚洲人成在线观看 网站地图